行业新闻


行业新闻

我与蛇的那点事儿\续篇东京理化长江我的家简单的手工艺术品

日期:2019-10-08 13:03

1、这次回老家,我从三亚启程,在北京学习几天,才转飞温州洞头。回家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在院子里修整花草。

老妈九十余岁,弯不下腰,还要用手推车当拐杖用;请个保姆照顾老人家,她腿脚也不灵便。清明节回家一趟,至今已有五个来月。杂草把花木都覆盖了,分不清孰花孰草。所以,这修理花草的重任,非我莫属了。

就像往常一样,我把双手双脚涂上驱蚊油,戴上手套,拿起镰刀、钳子,准备干活。目睹那藤蔓植物把花木都包裹搅成一团,有一人多高。有野葡萄、爬山虎、紫藤及叫不上名的野藤。

我返身到屋里取锄头,这是一种两钉的窄锄钯,勾住藤蔓往外使劲一拉,一团团地给拔了下来,也省事。地上的根部,要用手一把把拔掉;缠绕在花枝上的藤条,则要顺着树枝旋转着扯下来。否则,会把花木的叶儿一同刮下。这活费时费力,又要耐着性子,急不得。

我蹲在花树下,用双手拔着草……忽儿,一只小癞蛤蟆“蹦”的一声,从草丛中跃出,吓了我一大跳。

本来,我看见杂草丛生,心里就发悚。担心有那东东藏隐在草中,才破天荒第一次用锄头来拔草。虚惊一场后,又见一条变色龙扑闪着双目,瞅着我。绿色的皮肤,与小草混为一体,几乎分辨不出来。

我忙得额头流汗,口干舌燥,正想喘口气,歇会儿。猛地,身边传来咕咕的声响。我搁下手头的活,心里一阵紧张。四处张望,这响声出自何处,是何东东?瞧了半天,没发现异样。只见邻居的屋顶上,有只像鸽子一般大的布谷鸟,在“谷谷谷——谷”富有节奏地鸣叫着;两只黄色猫,追逐着从边上窜过;一只大灰狗,懒洋洋地躺在石条椅下面纳凉;白玉兰芬芳馥郁,让人陶醉。

我到屋里用湿毛巾擦把脸,喝杯可乐。。接着再干活,那咕咕声仍然时而响几下。我遁声细听,在草丛中,用镰刀一勾,裸露出一条水管,清水从管子的小孔里流淌了出来。

原来,院子里的花圃埋着自来水管。昨日老妈放水浇花,浇完花后,水龙头没扭紧,才有余水潺潺流出,发出声响。此刻,心里才踏实了。

从下午两点半,忙到五点,围墙下的花圃修整了一半,感觉良好!

因为早上六点钟的太阳已照射到院子里,一直到下午一点多钟。太阳往西,被房子挡住,才能干点活。要不,在烈日下干活,暴晒变黑脱层皮,肯定少不了。现在谁都爱美,在条件允许下,尽量选择舒适的工作方法,也未尝不可。

2、花圃的旁边就是一方小农田,种着大蒜。老妈请邻居老伯帮忙。现在蒜苗刚抽芽,从用稻草铺盖的缝隙间伸出一根根翠绿。

去年夏天回家,清理杂草期间,就在这块地里的杜鹃花下发现了那条东东。离开家时,我有意把凯发k8娱乐官方网站洞口用土块和树叶遮挡一下。这次发现,这个洞口比原先那个整整大了半圈。

视觉上和心理上感到不舒服,我就往洞里扔了两块土,找来一块大理石的边角料,大小正好遮盖住洞口。省得一看黑布隆冬的洞,心里就直发麻。

我想,它如果在洞里,凭那几块东西,脑袋轻轻一顶就出来了;它想进去,同样拱一下,洞口就开。我如果诚心堵住洞口,用一大石头,一堵一压,它也就没办法了。

第二天下午,我正忙着除草,邻居老嫂子过来,聊天中她提到,一个半月前,中午,在她家后门,看见一条菜紫花,有这么粗。她用双手的拇指与食指扣成碗口状。她说,一双眼睛盯着我看,吓得我逃进家里。过了一会儿,再出来,它不见了,好像是钻进石板缝里了。

老嫂子后门的小路边,平时多种蕃薯,油菜花等农作物。

我想,可能是我家地里的那条东东,跑到她家去了。它把窝转移了,那也是一件好事。省得我每次出门,总得留意房前屋后草丛下;晚上在门口溜达,心里也提心吊胆;走夜路,还故意用力踩着路面,弄出声响,告之:大王来了,小子们让开!

3、经过四个下午的辛苦劳作,一切花木杂草修理停当。

邻居老婶子见我几天来闷头苦干,汗流浹背,不禁夸奖一番。再看占了半条路的杂草,她心生一计,找来一位近邻大嫂。说这堆草,再爆晒一两天,则可搬到山边田地里烧灰当土膏。这无形中,也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。

以往,这杂草,一晒干,当场焚烧。既当肥料,又不占地方。有一次烧草,浓烟滚滚,屋后是气象站,工作人员马上跑过来制止。还有一次,在家门口外侧烧,近邻正当风口,熏得人如山猫乱窜,报怨不断,我则道歉陪不是。从此,不焚烧垃圾。

我巡视着自己的劳动成果,看那柠檬果树,已结了四五个果子,青色中带点黄;一棵金茶花,多枝树梢上结有蓓蕾;金桔,是一串串地挤在一起;那棵瓯柑,满树挂果,还没成熟。经过这次精心打理,满园焕然一新,树木花草整齐;颇有成就感,不禁开怀一笑!

4、踱到屋后,发现气象站的围墙下,石头缝里,躲藏着一条拇指般粗细的小蛇。我一时双脚抖动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幸亏它个小,何况又在洞里。我给自己打气,暗示自己别怕。它也发现了我,蠕动着身子,往暗处钻去,不见了。

鲁迅先生的百草园,听说有美女蛇,蒲松龄笔下有狐仙蛇神。看来,蛇子们恋上我家院子了。假如有一天,这蛇修炼成精,像《白蛇传》里的白娘子与小青。哎哟,我想到哪儿去了?

忽然我想,待到冬天,把这些洞口、石缝用砖石堵住。让这些东东们无处藏身,移情别处,就是上上之策了。

谁知早上,朋友过来取书。他听了我的一番话,他说,洞口堵起来干吗,就留着。

去年,他说种葡萄会引来蛇,后来果然应验。我砍掉了。这次发现葡萄,从砍断处长出两三枝一米多高的藤。我就在其根部敷上新土,用绳子固定,引到核桃树下。

思忖着,也罢,你想长就长吧!过几年,说不定有葡萄吃,何乐而不为?

如果下次与它不期而遇,我一定会像南山寺师傅一样,把它送到十几公里外的深山老林。况且,人蛇殊途。如果再爬回来,则送它到原始森林。它是属于大自然的,在那里,可以尽情邀游于高山峻岭,徜徉于莽莽荒野;远离人间烟迹,尽情寻求同类;繁衍生息,逍遥自在……

由此看来,我与蛇的故事,还会继续下去。

叶海星于温州至三亚的飞机上\2019.10.5